*用戶名
*
*
手機號
已有賬戶,
*用戶名
*
手機號
*
當前位置:首頁>作者中心

白先勇

白先勇,小說家、散文家、評論家、劇作家。1937年生,廣西桂林人。臺灣大學外文系畢業,美國愛荷華大學“作家工作室”(Writer's Workshop)文學創作碩士。他的小說被譯成英、法、德、意、日、韓等多種語言文字,在海內外擁有讀者無數。著有短篇小說集《寂寞的十七歲》、《臺北人》、《紐約客》,長篇小說《孽子》,散文集《驀然回首》、《明星咖啡館》、《第六只手指》、《樹猶如此》,電影劇本《金大班的最后一夜》、《玉卿嫂》、《孤戀花》、《最后的貴族》等,重新整理明代大劇作家湯顯祖的戲曲《牡丹亭》、高濂《玉簪記》,并撰有父親白崇禧及家族傳記。

白先勇 著 著

樹猶如此

本書是白先勇的散文集,主要收錄他在不同時期回憶個人經歷、親友交往的文章。作者對人世熱切投入又無可奈何,文字深摯平實,滿含愛與美,歌與嘆。 《樹猶如此》是白先勇的散文自選集,主要收錄他回憶個人經歷、親友交往的文章。其中紀念亡友的《樹猶如此》將至深痛楚沉淀六年,被稱為“以血淚、以人間最純真的感情去完成的生命之歌”。另收兩篇寫友人的新作:畫家奚淞修佛之旅《尋找那一棵菩提樹》,救助上萬艾滋孤兒的杜聰《修菩薩行》。可見白先勇近年心中所系。書中作品多成于白先勇“五十知天命”之后,董橋曾“驚訝他已然像自在、放下的老僧,任由一朵落花在他的掌心默默散發瞬息燦爛”。寫至友王國祥、三姊先明,平實中蘊藏波瀾壯闊,人間悲憫。桂林、上海、南京、臺北,文化鄉愁疊加,難覓歸處。在傾注心血和青春的同人雜志《現代文學》,白先勇以文會友,情篤一生。他也關心年輕人的成長困境,艾滋病患的掙扎和勇氣。生命繁華之歡喜,傷逝消亡之不舍,白先勇的天真執著和無可奈何,在散文中化為真實的有情世界。

白先勇 著 白先勇 葉佩霞 譯 喬志高 主編 著

臺北人(漢英對照)

《臺北人》是白先勇的代表作,由十四個短篇小說組成。它濃濃的歷史感、圓熟的小說技巧與典雅流麗的行文風格交相輝映,構成了永恒的魅力,在世界各地華人所到之處擁有廣大的讀者群。1982年,美國印第安納大學出了《臺北人》英文,由白先勇與葉佩霞翻譯,著名翻譯家喬志高編輯校對,三人克服翻譯上的重重困難,終于使《臺北人》中的故事渡過了兩種文字播遷的風險,以“世界性的語言”呈現。他們運用英語及其固有的音調、色彩和辭藻,表出了漢語原文的藝術境界,并將這份工作做到了精湛的程度,使《臺北人》成為漢英雙絕的文學經典。

白先勇 編著 著

白崇禧將軍身影集(精裝)

《白崇禧將軍身影集》,為白崇禧之子、著名作家白先勇為父親編著的最重要一部著作。共分兩卷,上卷《父親與民國》(1893―1949),下卷《臺灣歲月》(1949―1966)。全書以白崇禧戎馬生涯為主線,涵蓋北伐、蔣桂戰爭、建設廣西、抗日、國共內戰、二二八事件后赴臺宣慰……記錄從1927年至1949年白崇禧前半生的軍政活動,大起大落,澄清白崇禧與蔣介石、李宗仁等人分分合合的歷史誤區,以及1949年后在臺灣十七年的交游、信仰、弈棋、狩獵等暮年活動,淡泊自適,表露白崇禧作為兒子、丈夫、父親的生活點滴。精選珍貴照片五百余幅,記錄諸多歷史關鍵時刻。其中,白崇禧作為歷史上華南領兵攻入北京的第一人、最后完成北伐大業的一組影像,更是彌足珍貴。

白先勇 著 著

臺北人

《臺北人》是一本深具復雜性的作品。此書由十四個短篇小說構成,寫作技巧各篇不同,長短也相異,每篇都能獨立存在,而稱得上是一流的短篇小說。但這十四篇聚合在一起,串聯成一體,則效果遽然增加:不但小說之幅面變廣,使我們看到社會之“眾生相”,更重要的,由于主題命意之一再重復,與互相陪襯輔佐,使我們能更進一步深入了解作品之含義,并使我們得以一窺隱藏在作品內的作者之人生觀與宇宙觀。

白先勇 著 著

孽子

《孽子》是白先勇描繪同性戀者世界的一部長篇小說。書中的“孽子”是一些脆弱的孩子,被遺棄在街頭、被逐出家門、屢次從家中逃跑或是未被了解,他們聚集在半明半暗的隱秘處,沉湎于為錢而做的愛,屈服于為他們短暫命運設置信標的長者。而最終,他們畢竟還是要在彼此宿命的運數中那種粗暴的、劇烈的溫柔里相互取暖。聽到一則這隱秘王國的傳說,他們都會目瞪口呆;這些孩子雖墮落和違反常情,但卻又感情豐富且樂于犧牲;前輩的故事在他們身上往往會起一種集體身份認同的作用。這些失落而頸上未戴項圈的孩子,他們因一些從他們的失勢中硬拉出來的不可思議的事而存活著。書中的“郭老”,一位性愛市場的享樂者,就在每一位“新人”來到時為他留住影像,他的“青春鳥集”是一本永恒的相簿,留存了在危險之中卻又被神化的青春少年。

白先勇 著 著

紐約客

紐約曼哈頓像棋盤街似的街道,最有意思的是,每條街道個性分明,文化各殊,跨一條街,有時連居民的人種也變掉了,倏地由白轉黑,由黃轉棕。紐約是一個道道地地的移民大都會,全世界各色人等都匯聚于此,羼雜在這個人種大熔爐內,很容易便消失了自我,因為紐約是一個無限大、無限深,是一個太上無情的大千世界,個人的悲歡離合,飄浮其中,如滄海一粟,翻轉便被淹沒了。六三、六四那兩年夏天,我心中搜集了許多幅紐約風情畫,這些畫片又慢慢轉成了一系列的“紐約故事”……六五年的一個春天,我在愛荷華河畔公園里一張桌子上,開始撰寫《謫仙記》,其時春意乍暖,愛荷華河中的冰塊消融,[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而下,枝頭芽葉初露新綠,萬物欣欣復蘇之際,而我寫的卻是一則女主角飄流到威尼斯投水自盡的悲愴故事。當時我把這篇小說定為“紐約客”系列的首篇,并引了陳子昂《登幽州臺歌》作為題跋,大概我覺得李彤最后的孤絕之感,有“天地之悠悠”那樣深遠吧。……可是悠悠忽忽已跨過了一個世紀,“紐約”在我心中漸漸退隱成一個遙遠的“魔都”,城門大敞,還在無條件接納一些絡繹不絕的飄蕩靈魂。

白先勇 著 著

寂寞的十七歲

這次我的早期短篇小說結集出,又有機會重讀一遍十幾年前的那些作品,一面讀,心中不禁納罕:原來自己也曾那般幼稚過,而且在那種年紀,不知哪里來的那許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初來美國,完全不能寫作,因為環境遽變,方寸大亂,無從下筆,年底耶誕節,學校宿舍關門,我到芝加哥去過耶誕,一個人住在密歇根湖邊一家小旅館里。有一天黃昏,我走到湖邊,天上飄著雪,上下蒼茫,湖上一片浩瀚,沿岸摩天大樓萬家燈火,四周響著耶誕福音,到處都是殘年急景。我立在堤岸上,心里突然起了一陣奇異的感動,那種感覺,似悲似喜,是一種天地悠悠之念,頃刻間,混沌的心景,竟澄明清澈起來,驀然回首,二十五歲的那個自己,變成了一團模糊,逐漸消隱。我感到脫胎換骨,驟然間,心里增添了許多歲月。黃庭堅的詞:“去國十年,老盡少年心。”不必十年,一年已足――白先勇。

白先勇 廖彥博 合著 著

關鍵十六天: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

《關鍵十六天》是白崇禧將軍之子、著名作家白先勇與歷史學者廖彥博,共同尋訪耆老,搜集湮沒的史料,收錄歷史照片約70幅,還原關鍵十六天的史實真相。本書抱持“還原歷史真相”的態度,運用各項檔案、電報、函件,以及相關當事人的日記與口述訪談記錄,重建白崇禧奉命赴臺宣慰的前因后果,盡量以每個小時作為單位,近距離觀察這平撫傷痛的關鍵十六天。書中回答了諸如“白崇禧作了什么決定?發揮了什么作用?”“期間遭受到什么樣的困難和阻撓?”“對于二二八事件的發展與善后,還有往后的臺灣,又造成什么樣的影響?”等等一系列疑問,同時也披露了當時臺灣軍政當局千方百計想要隱瞞的濫施捕殺的真相,闡明二二八事件背后當時臺灣社會“三青團”、CC系、中統、軍統等國民黨不同派系之間的矛盾,以及各種民間團體、中共的力量等等之間的糾葛。除了完整收錄與白崇禧宣慰臺灣相關的函電、講詞之外,為彌補官方檔案之不足,更收進白先勇與“二二八”見證人蕭錦文、受難家屬楊照等人的6篇口述訪談,以最新的史料提供讀者來自民間社會的不同觀察角度。這是一段被隱藏湮沒多年的故事,也是臺灣歷史上不可不知的關鍵十六天。

北京pk计划免费版